管仁健观点》马英九那种来自地狱的“同情心”


jx吉祥棋牌介绍

jx吉祥棋牌的报道: 前总统马英九。   图:张良一/摄(资料照片) 前总统马英九。   图:张良一/摄(资料照片)

“纳税养杂碎,人渣谈人权。”汹汹来袭的武汉肺炎,让这位出身特务家庭,年轻时是职业学生,戒严时代专门蹂躏人权,害陈文成的孩子永远见不到爸爸的国民党抓扒仔,这几天却为了配合祖国的统一大业,忽然又变得好忙喔!

2020年2月28日《新头壳》报导〈〉:

“前卫生署长叶金川近日点名马英九对防疫少讲话,马英九昨天对此回应,他是关注儿童人权。

马英九今天上午出席‘无悔的斗士―陈明忠先生追思会’受访时指出,他从没有谈防疫,是谈儿童权益,这是不一样的。他认为,若能兼顾防疫与人权的话,为什么不做呢?

他说,‘小孩已经3天没上课了,他们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?’他呼吁,双方应各退一步,不要争执政治,为了下一代的教育,赶快达成共识。……”

亚斯左冷禅VS.政坛岳不群

马英九出席陈明忠的追思会,就是一场典型的政坛荒谬剧。政治犯陈明忠会在戒严时代坐这么多年的牢,全拜保密局之赐。1946年军统局改名保密局,马英九的外公秦承志,当年就是军统局第三处处长,专责反动与暗杀;母亲秦厚修还是保密局报务员。

马英九这种职业学生,当年会被蒋经国提拔,靠的不就是特务家庭的背景?如今马英九来追悼陈明忠,就像他忽然关心起“儿童人权”一样,除了“猫哭耗子假慈悲”以外,还真想不出其他更恰当的形容词。

2016年马英九下台时,民意支持度就只剩9.2%,但这还不是最低点。武汉肺炎肆虐后,这位眼里“只有中国心,没有台湾人”的政客,竟不顾台湾人的死活,痛批台湾政府“没有人性”且“没有爱心”,主张赶紧将台湾人保命用口罩捐给中国。1月28日马英九在高雄时说:

“台湾现在口罩应该还有能力捐给大陆,尤其是全世界都在捐,如果我们不捐的话,不但显示我们气度不够,也表示对于国际事务很陌生,人道援助不应考量政治,我们的政府应赶快运送口罩至大陆。再不做的话,以后回头看,会发现政府没有人性,是不好的标志,全世界都在援助,属于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却不做,是非常失策、非常没有爱心的。”

一心想当首任特首的马英九,现在连下台时仅剩9.2%的支持度都不要了。很多乡民将马英九这些完全不理会台湾人死活的言论,与支持度也在继续探底的柯文哲相比。但只要仔细分析,就能发现马与柯还是不同。

柯打著“亚斯伯格”的神功护体,坚持“我柯文哲讲话就是这样,高兴不高兴随便你。”因此在柯文哲眼中,“同情心”本来就是个比屁都还不如的东东;然而马英九刚好相反了。

柯文哲若是台湾政坛的左冷禅,摆明就是要当言行合一的真小人;那麽台湾政坛里的岳不群,满嘴仁义道德,全家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又会是谁?这位岳不群还是开放乡民投票比较好吧?

灾难时“来自地狱的祝福”

马英九一生从不怕人骂他是假侨生,是职业学生,是党国抓扒仔;但他最怕媒体批评的,还是说他缺乏同情心。因此在线记者都清楚,马英九最爱强调的,就是他的“同情心”。难怪像是武汉肺炎这种灾难一来,他就立刻要搬出他最拿手的“来自地狱的祝福”。

2009年8月8日,莫拉克台风侵台,高雄、屏东与台东灾情惨重,至少造成681人死亡、18人失踪,农业损失超过新台币200亿元,是台湾气象史上伤亡最惨重的侵台台风(1958年的87水灾,仅是热带低气压,并未形成台风)。媒体称为“88风灾”,但由于北部灾情较轻,以致刚沐猴而冠的马英九完全轻忽。

8月7日晚间,莫拉克台风发布警报时,马英九还跑去喝诗人詹澈的喜酒。后来接受外媒采访时,又用英文回答:“就是因为灾民没有了解这次风灾的严重性,才会没有撤离。”短暂的采访里,马英九竟然用了6次的They来强调是灾民疏忽。真的就是乡民描述的:「We在喝喜酒,They死守家园,不关I的事」。

到了8月10日,姗姗来迟的马英九,巡视台东太麻里灾区时,离开前一对母子冲上前来跪地陈情。原来是家人失踪,报案却未被受理,想和马总统见一面,却遭国安人员挡下。在媒体簇拥下,母子俩终于见到了马英九,孩子哭著问马总统:“我们家都投票给你,为什么要见你却这么难?”

出生于专门让人家破人亡的特务家庭,马英九对家破人亡的家庭,总是具有异乎常人的“同情心”。马英九随即强调,失踪案件已经受理后,但灾民仍不断哭诉,马英九非常不耐烦,竟对著镜头皱眉直言:“我知道你们家属的感受,但现在不是见到了吗?”

8月12日马英九在高雄旗山国中探视灾民代表,不但跟迟到大王韩国瑜有得拚,迟到了3小时,到了之后仍滔滔不绝地宣示圣谕。灾民久候不耐哭喊:“不要再讲话了,赶快救人!”而马英九一度回身,对灾民用食指比出“嘘”的手势。

9月15日下午,马英九到了嘉义阿里山来吉村,在国军中庄营区设置的灾民收容中心“中庄之家”,与安置在该处的灾民座谈。座谈进行到尾声时,突有来吉村灾民起身拉起“马总统救救来吉村”的白布条陈情,口中并喊著“救救来吉”。

马英九忽然发现致词被打断,很不耐的立即回应“让我讲完再救你们”。此话一出,陈情的灾民也都当场愣住。当马英九终于把想说的话说完了,陈情民众再度拉起白布条,由于白布条面对马英九,马英九竟请灾民转过身,以特有的“他马的同理心”告诉灾民:“面向镜头,不然拍不到,(布条)就白拿了”。

那些加倍的“来自地狱的祝福”

2000年政党轮替后,台湾已经正式走入民主国家。因此在2009年遇上88风灾的灾民,面对来勘灾的马英九,当然不可能再像面对蒋经国或习近平这样,高呼“圣上英明”或“叩谢皇恩”。所以马英九会把来陈情的灾民视为“有敌意”,说出那些“来自地狱的祝福”,也是人情之常。

但对毫无“敌意”的灾民,马英九展现那种感同身受的“同情心”,却是加倍的“来自地狱”。例如88风灾时,高雄县那玛夏乡2岁与5个月大的李姓姊妹,不幸遭土石流灭顶。还好她们的外公奋不顾身,徒手在泥水中寻找,终于救出姊妹俩。但两姊妹分别被掩埋长达2分钟与5分钟,警消担心在土石淹没期间造成脑伤,8月12日被直升机救下山后,随即转送署立旗山医院治疗。

可是马英九去探望李家姊妹时,竟一把抱起2岁的姊姊,称赞她:「你真不简单,可以憋气2分钟」。然而医生表示,李姓姊妹俩应该是窒息,而不是出自自我意识的憋气。就像2014年7月31日高雄市地下瓦斯管线气爆,造成多人死伤,马英九南下慰问一名因公负伤的员警,听到员警说自己的手被炸断时,马英九竟笑著对警员说:“手断了我也有经验,打断手骨颠倒勇”。

拜托一下,手骨折断与手骨炸断,会是同一件事吗?但这就是“他马的同情心”,说话者看似感同身受的安慰,其他人听到了,却像是加倍的“来自地狱的祝福”。

2009年8月10日,在台东县太麻里勘灾时,已经失踪4天的李姓茶农儿子李昱颖,对总统哭诉陈情。没想到马英九语出惊人:“我4年前失去了父亲,我非常可以感受,一个做儿子的心情。”

问题是李姓茶农当时只是失踪,马英九听到他的陈情,不是应以总统职权,安慰他儿子说:“你跟妈妈放心,我一定会动员军警全力搜救,你要好好照顾妈妈。”去扯自己的爸爸做什么?

谁都知道马英九的爸爸,最后是死在女学生的床上,救护车来了也只能送医院太平间;但失踪的李姓茶农却不一定会死啊?马英九感同身受的安慰,不就等于先判了李姓茶农的死刑?这种国民党特务才有的“他马的同情心”,还真是让人费解啊!

 

“前卫生署长叶金川近日点名马英九对防疫少讲话,马英九昨天对此回应,他是关注儿童人权。

马英九今天上午出席‘无悔的斗士―陈明忠先生追思会’受访时指出,他从没有谈防疫,是谈儿童权益,这是不一样的